当前位置:>演艺音乐>电视>正文

我用缓慢的,呆笨的方式爱你 _艺术诗歌_文化_星岛环球网

2017-11-20 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 点击:

分享到:

冬天的诗

作者:罗伯特·勃莱(美国)

译者:董继平

冬天的蚂蚁颤抖的翅膀,

等待瘦瘦的冬天结束。

我用缓慢的,呆笨的方式爱你,

几乎不说话,仅有只言片语。

是什么导致我们各自隐藏生活?

一个伤口,风,一个言词,一个起源。

我们有时用一种无助的方式等待,

笨拙地,并非全部也未愈合。

当我们藏起伤口,我们从一个人

退缩到一个带壳的生命。

现在我们触摸到蚂蚁坚硬的胸膛,

那背甲。那沉默的舌头。

这一定是蚂蚁的方式

冬天的蚂蚁的方式,那些

被伤害的并且想生活的人的方式:

呼吸,感知他人,以及等待。

凤凰

作者 / 保罗·艾吕雅

译者 / 佚名

我是你路上最后一个过客

最后一个春天,最后一场雪

最后一次求生的战争

看,我们比以往都低,也比以往都高

我们的火堆里什么都有

有松果、有葡萄枝

还有赛过流水的鲜花

有泥浆也有露滴

我们脚下是火,火上也是火

昆虫、雀鸟和人

都将从我们脚下飞起

飞着的也即将降落

天空清朗,大地阴沉

但是黑烟升上苍穹

天空失去一切光亮

火焰留在人间

雪藏的大地之诗

作者:张作梗

在我的生命中,大地从未如此沉默。

——这是冬天。雪埋住了池塘的

嘴、树的喉咙和山的呐喊。

 

我顺势站到了沉默一边,站在了融化一边。

我看天空是一个漂移的梦。

那些曾经跋扈、素为我厌恶的,藉着消隐,

成为惟一可以托付终身的人。

我爱着这世界,一厢情愿地爱着;

雪藏的大地说出了我全部沉默的爱。

别跟我谈道德、善、救赎。风割着眼球,

事物以模糊的背影,磨着我的心智。

怎么与一张白纸交谈——假如舌头从未拧下笔帽?

万物静默,沙沙书写着的是雪,

是空无一人的村庄。

广袤的雪野中,我的出现像是一只乌鸦。

我低飞着,寻找着道路和它的尽头。

我不相信河流是一渊恒久的冬眠。

——能被粉饰或

掩埋的绝不是真相;

通过一截裸露的树根,我感到大地沉默的震颤。